【云顶集团注册】大学生回村种蘑菇,小泥鳅创
分类:农业发展

进入冬季,在赣榆县的墩尚镇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经过三个月饲养的泥鳅都要陆续起塘了。 由于塘里的泥鳅较多,捕捞工作一般都要由十几个人的队伍,分几次才能捕捞干净。 记者:“一次这么多人。” 养殖户 朱其金:“每次都这么多人,网拉不动,里边鱼多。” 记者:“一网能拉多少?” 养殖户 朱其金:“2、3斤,天气冷,拉的不多,钻泥里去了。” 墩尚镇的泥鳅采用高密度养殖。在两亩的池塘中,不断增加种苗投放密度,产品出塘量高,品质不受影响,这种养殖方法是当地的独创。 墩尚镇党委副书记 王桓起:“高密度养殖在其它地方很少,是我们这个地方的独创,按照专家说法一个池只能放2千到4千斤,我们放了一倍多。” 记者:“能下多少苗?” 养殖户 朱传亮:“能下3吨到4吨。” 记者 高洁:“我旁边的池塘占地两亩,一般能出8千到一万斤的成品泥鳅,也就是四、五吨。如果在行情好的时候,像2006年的年底到2007年初这段时间,泥鳅价格卖到20多元一斤的时候,旁边的这个大网一下去就能捞上来一辆高级小轿车。” 墩尚镇是着名的“泥鳅之乡”,泥鳅出口占全国出口量的98%,养殖泥鳅是当地老百姓的主要经济来源。 养殖户 李海强:“有公的,有母的。” 记者:“有公的,有母的,怎么看?” 养殖户 李海强:“你看,黄的就是公的,这种就是母的。” 记者:“母的大,长得胖。那种好吃?” 养殖户 李海强:“这种好吃。” 墩尚镇淡水资源丰富,水田里、稻沟里到处都有泥鳅生长。但以前这里的老百姓都不敢吃它。 养殖户:“说吃了泥鳅嘴尖,这是农村一个传说。” 养殖户 朱贵发:“谁也不愿嘴尖对不对!” 让人们打破观念的是这个叫乔宗礼的人。十几年前,乔宗礼听说本地人不敢吃的泥鳅,却是很多外地人餐桌上的美味,就开始做野生泥鳅贩运的生意 。 2002年乔宗礼无意中认识了韩国客商曹泂武,曹泂武来中国收购野生泥鳅苗,得知他想在山东投资泥鳅养殖场后,乔宗礼立刻邀请曹泂武去墩尚看一看,因为他心里有一个想法。 墩尚镇泥鳅养殖协会会长 乔宗礼:“长期在一起,我们肯定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的东西,一个是韩国养殖的方式、方法, 第二就是销售价格、销售时间等等。” 在乔宗礼的极力引荐下,2002年10月,曹泂武投资300多万元在墩尚建了泥鳅养殖场。有人要养殖泥鳅,消息传开,大家都觉得这是在开玩笑。 乔宗礼:“都认为是开玩笑,养泥鳅谁养,我看着地不养,泥鳅哪有养的,遍地都是泥鳅。” 当地老百姓哪里知道就是这种他们吃了怕尖嘴的东西,在韩国却是上等的食物,他们叫它“水中人参”。 曹泂武:“泥鳅的营养价值和鳗鱼不相上下,称它“水中人参”并不为过。” 韩国人口5000万,人均年消费半斤泥鳅。目前泥鳅无法人工繁殖,只能捕捞野生泥鳅苗进行驯化,近几年韩国野生泥鳅资源逐渐匮乏,养殖量也逐年萎缩。曹泂武正是看中了墩尚镇丰富的野生泥鳅资源。 曹泂武:“这儿对泥鳅来说,天时、地利都非常适合,主要是离韩国近,所以我选择这儿。” 曹泂武以3.5元/斤的价格向当地农民收购野生泥鳅苗进行养殖.由于本地泥鳅品质好,曹泂武养的泥鳅在韩国卖价很高,第一年他就赚了七、八百万元。这个消息又一次在镇里炸开了锅 乔宗礼:“老百姓一下子不得了,有钱的也养,没钱的也开发,贷款借账。 2003年乔宗礼自己养了160亩泥鳅,在高额利润的诱惑下,很多老百姓也纷纷推搪养殖。2004年墩尚镇的泥鳅养殖面积达3千亩,年出口泥鳅7千吨。目前,已经有9家企业可以直接出口韩国市场。

云顶集团注册,陈权在运动场给野猪喂篁竹草。放下1万多元月薪的企业白领不干,偏偏回乡养野猪。有人称他为“傻子”,有人说他明智。不管世人怎样看,他坚持走自己的创业路。在侨乡容县,大学毕业生陈权回乡养野猪获得成功的消息不胫而走。 深圳创业成白领 2002年6月,家住容县十里乡甘旺村的陈权从大学一毕业,就到深圳找工作。他先到一家工资仅有600元的手表企业当学徒,由于他文化程度高,头脑灵活,仅几个月时间,便成为各种工序都相当熟练的技术工。正当老板准备提拔他当管理人员时,他却辞工应聘到一家玩具公司做产品设计工作了,月工资跟着提到3000元。此时,不少同龄人都向他投去了羡慕的目光。因为就一般人来说,刚出校门便进厂门,不要说当起月薪几千元的管理人员,就是找只有一千多元工资的普通工作也困难。一些人暗下思忖:这个后生仔如果在这家公司好好干下去,日后定前途无量。然而,一年后,陈权又跳槽到另一家电子企业从事新产品开发工作,工资也跟着同步增长。由于他的经历不断丰富,所开发的产品都能适应市场需求,给企业创造出很好的经济效益,不少企业都想以优厚的待遇聘请他。后来,他又转战了几家企业,从技术员、助理工程师、工程师、技术主管到项目经理,工资犹如芝麻开花节节高。2008年以后,他的月工资已涨到1万多元。 养殖野猪受挫折 稍后,不满足于现状的陈权又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与其为别人打工当白领,倒不如自己创业做老板。 2009年秋,他利用一个月的时间到福建、湖南进行创业考察时发现,现在养殖野猪的人不多,真正上规模的养殖场更是少之又少。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对食物的要求也在提高,生态环保的绿色食品已得到大家的认可与推崇。更因为野猪的瘦肉率高,脂肪含量低,营养丰富、美味和具有特殊的滋补保健功效,成为当今的优质药膳保健食品,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青睐。因此,目前市场对野猪肉的需求越来越大,价格比家猪高好几倍。加上国家出台了很多扶持农业发展的政策,特别是从资金上扶持规模养殖业的发展。容县是半丘陵山区,空气清新,牧草充足,非常适宜养殖野猪。这样,他选择了养殖野猪这个项目。 是年冬,他投入20多万元,从容州镇励志村向农户租了100多亩的荒山,种了十几亩篁竹草,建起两座面积1000多平方米的猪舍和一个野猪运动场,从福建和湖南引回良种野母猪10头,再从本地深山捕捉回2头野公猪。种猪交配后,发育正常。2010年8月, 10头母猪共产下猪崽100多头。这时,他雇请了一个养猪工人,叫父亲帮助打理, 他暂时仍回深圳打工,以维持猪场的日常开支。 他在深圳天天惦记着家里野猪养殖的事情,经常用电话与父亲和工人联系,满以为一年后回来便有成群的野猪欢迎他,不料事情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顺利。2010年10月的一天,他父亲进到一个刚产仔不久的母猪舍搞清洁卫生,刚进门口,母猪就扑了上来,他父亲拔腿就跑,可是已经太迟了,他的小腿已经被野性大发的母猪撕下了一块巴掌大的皮肉,顿时鲜血直流。听到父亲如此恐怖的述说,他的心如刀绞,疼痛至极。他马上从深圳赶回来,送父亲到医院住院治疗。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和花去5000多元医疗费后,他父亲才康复出院。后来,他请教了专家,才知道带仔野母猪对生人具有相当大的攻击性。工人没被咬,是因为他每天和猪接触,天天打扫猪舍。野母猪认得他。而他父亲只是偶尔打扫猪舍,野母猪对他比较陌生。为了保护他产下的猪崽不被伤害,它对进场的陌生人必然会发动攻击。专家还告诉他,场的主人只要平时多和野猪接触,经常帮它们摸腰挠背抓痒, 野猪便会友好地对待他,靠近它们时才不会产生过激反应,更不会受到伤害。后来,他叫父亲和工人如此办理,野猪伤人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 不久,仍在深圳工作的陈权又接到猪场工人的电话:猪崽每天都以3到5头的数量递减,只见猪舍里一滩滩鲜红的猪血,却不见小猪崽的尸首,几天下来,小猪就减少了20多头。是有贼晚上来偷猪还是其他野生动物来偷袭,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顿时,整个猪场笼罩在恐怖和不祥的气氛中。为了防止再有不测,他叫工人拿好家伙,吃住在猪舍。第二天,真相终于大白:既不是盗贼来偷猪,也不是其他动物来袭击,而是不同窝的猪崽跑到别的猪窝后被母猪咬死和吃掉。带着这个问题,陈权请教专家后知道,带仔母猪有很强的领地意识和护仔意识,凡是不同窝的小猪崽跑到别的猪窝里,都会被母猪咬死和吃掉。小猪崽跑出来是因为猪舍铁丝门的铁丝织得太疏,猪崽可以从一个窝里跑另一个窝里,白白成了其他母猪的点心。找到了症结所在,他马上叫工人在每间猪舍外增加一层木栅栏保护网,让小猪没有机会钻出来。但不到两天,这层保护栏就被里面的母猪用长长的猪嘴顶翻了,猪崽跑出来被咬的事情仍然时有发生。最后,他不得不把门槛加高至0.8米,这样,猪崽便再也无法钻出来。但是,他已损失了30多头猪崽,交了一笔不小的学费。

“曾经每亩平均收入不足千元的普通土地,到今天每亩收入达到4万多元。”这是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王府镇敖包村农民王英杰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事。如今王英杰富了,家里年收入达到20多万元,还在市里买了楼房。王英杰家里的变化源自村里来了两名大学生带领村民创业种蘑菇。 徐国会和苏静波是一对夫妻,他俩2002年毕业于内蒙古医学院,毕业后在赤峰市经营药品生意。由于都是从农村走出去的大学生,他们了解家乡农民的苦,一直想选择一个既适合农村又能推广的创业项目,不但自己能成功创业,还能让村民们富裕起来。 通过在周边农村走访,徐国会了解到,自己的家乡赤峰市宁城县一些农村有近30年培植蘑菇的历史,品种是滑子菇,由于一直都用技术落后的托盘种植方式,一年仅秋天收获一次,费时、费力,一年下来每户农民收入不足万元。 徐国会和苏静波觉得如果能改变落后的技术,培植蘑菇是一个很好的创业项目。2004年,徐国会和苏静波结束了在城里的药品生意,回到了农村开始种植滑子菇的前期准备,没想到却遭到家里的反对,乡亲们也不理解,“都种了30多年了也没看见谁家靠种蘑菇富了的”。 “只要我们挣到钱了,村民一定会跟着学。”二人坚持了靠种蘑菇创业的想法,在乡亲们的一片质疑声中,徐国会和苏静波来到蘑菇种植产业发展较好的辽宁省大连市学习新技术。 通过在大连市几个月的学习,他俩掌握了用机器等方法种植蘑菇的新技术后,回到村里,投入10多万元建立了试验温室。他们运用新技术改变了托盘培植滑子菇的落后种植方式,使用能分解的塑料袋机器灌装的方法,不但省时省力,还四季都能生产,徐国会和苏静波经营一个不到两亩的滑子菇日光温室,一年就轻松挣了8万多元。 “一个温室一年能赚8万多,我们一定得好好学学。”乡亲们都被他俩搞的滑子菇种植方法迷住了,新的滑子菇培植技术很快在宁城县全县推开。 2007年,在了解到苏静波的家乡赤峰市松山区王府镇敖包村正在发展设施农业,想到那里一定更需要好的项目,徐国会和苏静波便来到敖包村投资90多万元,先后建成8个滑子菇温室。 王英杰是率先“试水”跟着徐国会和苏静波学习蘑菇种植技术的敖包村村民,他家有4个温室种滑子菇,年收入近20万元。 “是两个回村的大学生改变了我的命运。”王英杰感慨道,“我以前什么活儿都干过,就是没找到致富门路,咱农村就缺这样懂技术有头脑的致富带头人。” 在徐国会和苏静波的带动下,不到4年,敖包村滑子菇种植园区已经发展到60多个温室,每个温室平均每次采摘2000多斤滑子菇,一年能采摘几十次,农民种植滑子菇每亩收入达到4万多元。 由于形成了规模性效应,敖包村种植的滑子菇根本就不愁卖,很多外地客商慕名前来收购滑子菇。 2011年夏季,由他们牵线,宁城县的食用菌培植大户“落户”王府镇神树沟门村和二分地村。短短几个月,两个村都建起500多亩的食用菌园区,王府镇食用菌园区达到1500多亩。

本文由云顶集团注册发布于农业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云顶集团注册】大学生回村种蘑菇,小泥鳅创

上一篇:【云顶集团注册】关于抓紧做好基本农田保护检 下一篇:发展优势农产品,致富密码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